• 游客 您好,欢迎登录南储商务网
  • 登录
  • |
  • 注册
客服电话:400-001-5111
 

夯实铜基加码军工 楚江新材有望改写产业格局

南储商务网 http://www.enanchu.com 2018年11月23日 09:10

在中国的板带加工领域,楚江新材(5.52 -2.82%,诊股)董事长姜纯是位“拳击手”,每一次出拳都试图更快、更重、更准。随着募投项目“铜合金板带产品升级及产能置换和智能化改造”明年6月全面达产,高端产能在未来三年内逐步释放,楚江新材高精铜板带的产量和品质都将进入全球铜板带的第一梯队,国内“高精尖”铜基新材大规模依赖进口的产业格局有望被改写。

过去5年,作为产销量中国第一、世界第三的铜板带上市公司,楚江新材做到了主营业务铜板带产能利用率、产销率、资金回笼率达到3个“100%”。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超过110亿元,盈利3.61亿元,创下历史新高。今年前3季度各指标依然稳中有增。

近日,楚江新材定增收购江苏天鸟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鸟高新”)获得无条件审核通过,公司在铜基材料深耕数十年的经验有望向军工新材料复制,力促中国碳纤维应用新材料产业实现进口替代。

在楚江产业研究院二楼办公室里,楚江新材董事长姜纯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打开了话匣:为何以精细和专注的基础金属材料龙头要向看似不熟悉的碳纤维新材料领域进军?双轮驱动、军民融合背后,是一套怎样的连击?

“黄埔军校”

安徽省芜湖市不具有发展铜加工行业的原料、市场、运输等先天优势,却聚集了A股三家以铜板带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是全国重要的铜基材料加工基地。

这三家上市公司多少都和姜纯有关。某种程度上,姜纯的经历扣合了中国铜加工产业的发展历程,也可以解释芜湖为何能在这个产业“异军突起”。

1983年大学毕业后,姜纯回到家乡芜湖,从技术员开始做起,逐渐变成了铜板带产业的“黄埔军校”校长。

1986年,芜湖铜带产业开始起步,当地冶炼厂和芜湖鸠江区大桥镇联营成立了芜湖市最早的一家有色金属压延厂(简称“压延厂”),但经营不善,濒临倒闭。姜纯1991年临危受命,成了压延厂的厂长。

接手三年下来,芜湖郊区的压延厂成了当地最赚钱的乡镇企业,住在市区的人也愿意去大桥镇上班。除了压延厂,姜纯后期还挑起了当地有色型材分厂的担子。

1998年,芜湖冶炼厂将旗下最挣钱的两块资产整合,发起设立鑫科材料并改制上市,压延厂和型材厂是盈利主体。2000年,姜纯被任命为中国铜加工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鑫科材料的总经理。

2002年,深圳一家民营资本入主鑫科材料,姜纯选择了离职自主创业,建立了楚江集团,其中包括发力黄铜板带产品的精诚铜业(楚江新材前身)。再后来,以紫铜板带为拳头产品的众源新材(11.98 +0.93%,诊股)上市,加上在锡磷青铜带和白铜带上有先发优势的鑫科材料,芜湖三家铜板带上市公司在细分领域各领风骚。

三个“100%”背后

循序渐进日积月累的训练,什么挑战都敢迎面接受的勇气,“拳击手”的风格锻造出了楚江新材严、实、硬的工作作风和执行力。

证券时报记者在楚江新材工厂里看到,这个中国最大的铜板材加工企业里,废弃铜料堆叠成山,有条不紊地经过铸锭、热轧、冷轧、退火、清洗、精整、剪切等一系列的程序,锻造成为重达千钧、长逾百米,厚度却以微米计量的高精铜板带。

接下来,楚江新材计划用3-5年将中国铜板带产业打造成世界一流,5-10年每年业绩20%-30%的持续增长。

这个计划听上去野心勃勃,但并非自夸。楚江新材的高端产能从明年开始释放,后年、大后年全部出来,“我们保管取代进口。”姜纯说。

熟悉楚江的人知道,这背后是“积小胜成大胜”的“慢功夫”,逐渐积累到了临界点。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楚江新材实现营业收入97.46亿元,同比增长24.29%;今年前三季度研发费用同比增长27倍至2.5亿元的情况下,实现净利润3.11亿元,同比增长18.29%。

“说实话,铜加工行业规模大,挣钱的企业却很少。过去经济高速发展,企业粗放增长,现在要盈利还是要靠做产品。”姜纯归纳,楚江多年来持续改善、不断精进,保持效益和规模的同步增长,“首先把经营质量扣住,然后再考虑发展。质量好了才上规模,规模上来以后,我们又去抓质量,这种循环比较良性,发展更稳健。”

检验循环靠三个硬标准——产能利用率100%、产销率100%、资金回笼率100%。过去5年,即使在国内产能结构化过剩的大环境下,楚江做到公司产品供不应求,铜基主业净资产收益率达到15%以上。

换个角度看,接下来到了优秀企业间合纵连横的时刻。今年上半年,楚江新材战略入股江苏鑫海铜业,强强联手发力新能源领域:楚江方面将加快优质导体母材产能建设,鑫海铜业加快新兴应用领域导体产品开发和产能扩充,目标是十年内成为全国第一,在铜导体上实现替代进口。

“我们喜欢困难,”回首二十多年的奋斗经历,姜纯并不言苦,“一是练了内功,环境逼得去不断反思,去提升自己;第二是整个行业反而净化了,很多不规范的企业被清理了。”

收购天鸟加码军工新材

姜纯喜欢把企业经营者同运动员做类比:做企业,就和拳击比赛一样,在不同的比赛阶段、遇到不同的对手,得有不同的打法。2015年起,围绕着“材料”两个字,姜纯开始考虑:铜基材料上的成功,能否复制到其他市场亟需的高端产业上去?比如,碳纤维等军工航天新材料。

整合顶立科技、并购天鸟高新,为的就是在新材料领域实现“进口替代”。姜纯认为,抓住两大方向,才能乘上中国经济提档升级的列车:一是把握主流市场,要把质量不断提升上去。二是向“高精尖”发力。

事实佐证了判断。到2017年,顶立科技营业收入较上年增加了35.9%,并购期的业绩承诺都完成。更重要的是,这三年来在和楚江的磨合和聚焦的过程中,双方取得共识,高纯石墨材料和碳碳复合材料是重点方向,其中碳纤维材料最具有大规模生产的条件。

于是,也就有了顺着碳纤维材料这条线,将以10.62亿元并购江苏天鸟高新90%股权。

“天鸟生产的定制化产品,多数需要通过长时间研发攻关才能形成,航天科工企业也有比较复杂的认证体系,并购天鸟会大大加快我们进入市场的时间,迈向更高的门槛。”负责楚江新材战略投资和新材料业务的副总裁王刚解释,天鸟不仅是顶立核心部件的供应商,且有很多相同的下游军工、民品客户,产业关联度高。

此次增发通过证监会审核,楚江新材离“铜带行业领导者、军民融合主力军”的目标更进一步。这依然会是个厚积薄发的“慢”过程,“有时候也会有员工抱怨,在某一段时间内觉得我们公司很慢,做事很复杂,一件事在一个月里面还做不完,效率太低了。” 姜纯坦言,“但是如果往长远看,把每一件事都做好,对未来的一年、五年、十年带来的影响会多大。一件事增加了正面影响,那十件事、一百件事呢?发展的速率自然就快了。”

转载本文请务必标明:文章来源于南储商务网,更多资讯请加微信号:nanchu1688。

 

分享到:
来自:证券日报
关键词:  铜价  铜矿  
铜,铜价,铜矿 相关的新闻: